普金国际平台-普金国际网站

企业学问

生日快乐


轨道企业  殷启牧

编辑按:前几日母亲打电话来关照我快过生日了,不要忘了。查了查万年历,是的,是下周一,而前一天周日恰好是母亲节,母亲从来没有过过母亲节,甚至不知道有这个节日。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,儿子都已经高二了,父母还在为大家操劳,大家似乎也没有回报,以前也没觉得怎样,近来也许是年纪大了,总是爱想起小时候的很多事情,感恩父母,且记下来,权作回忆吧。

离生日还有一段时间,母亲已打来电话:“我和你爹查了日历表,你生日那天不巧是礼拜一,没时间做饭,下班后和小田(妻)去吃百岁鱼吧,可惜杭杭(儿)要上晚自习,吃不成了,周末补上吧,要不你们提前一天去吃也好的,不要忘了……”

电话那头母亲絮絮叨叨,我耐心听着,不忍心打断,鼻头微微发酸,一改往日的不耐烦。

05年的时候,大家刚刚到嘉兴落脚,父亲和母亲跟过来帮大家带孩子,期间曾去中山路新华书店对面的“百岁鱼”吃过一次饭,母亲觉得这个店名很吉利,所以每次大家一家三口(小家)有谁过生日都要大家去那里吃饭,图个吉利。这次“五一”节前在老家的时候母亲还提起来过,说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黑鱼,得那么长,一边拿手夸张地比划着一边说,得有10多斤……

百岁鱼”停业有好多年了,前几年母亲提起来让大家去那里吃饭,我总是不耐烦,“不是跟你说过嘛,早关门了,还吃啥,现在好吃的地方多了,干嘛非要去那里啊。”而这次,我只“哦哦”答应着,没有说出来,许是年纪大了吧。

咳,那里早关门了,我又忘了,没事,找个其他好点的地方去吃一点吧,下班晚,自己做饭也来不及了,外面吃一点吧,花点钱就花点钱吧,生日一年也就一次,难得的。”母亲自嘲地笑了笑,“你说那么好的地方怎么会关门呢……”

我小的时候父亲经常出差,一走就一年半载的,哥哥在外面住校读书,家里常年就我跟母亲两个人。那时候家家都不富裕,平常都是粗茶淡饭的,吃不上东西,逢年过节的除外,生日就成了最期盼的日子了。我出生的时候恰逢农忙,听说那天母亲在地里劳作了一天,回家后连晚饭都没有来得及吃一口我就“呱呱坠地”了,母亲心疼我,说在娘肚子里没吃上饭就出世了,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劳累了一天也没有吃晚饭。“儿是娘心头的一块肉”,所以每逢我过生日,母亲无论农活忙到再晚,总会做上可口的饭菜给我吃,有时候甚至累得自己都不想吃一口。

而现在的我,更是难得吃上母亲烧的饭菜。每次回老家,父亲母亲都会早早地张罗起来,买鱼秤肉,特别是我最爱吃的红烧肉,母亲每次都会用土灶架柴火烧,刚刚出锅母亲就会拿筷子给我,说刚刚出锅的香,先吃一点,而我就围着灶头孩子般啃起骨头来……

我和你爹在家挺好的,你们不用牵挂,把杭杭照顾好,孩子现在上学苦,大家也帮不上,吃饭你们补贴他一点,多做一点他喜欢吃的,周末孩子在家才有时间多吃一点,还有就是生日别忘了。”

好的,我记下了。”我答应着母亲,“妈,儿子的生日,母亲的苦难日,我生日那天你们也吃点好的。”哽咽着,我挂断了电话。

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